第117章 晋江文学城

作者:莫心伤字数:54万更新时间:2021-06-10 21:03:00

  五年后。

  陈望已经晋升了, 在公司里担任重要职务,但他依旧直属于庄白桦,有任何事都能直接向他汇报。

  他敲敲总裁办公室的门, 得到许可之后走进去。

  庄白桦坐在办公桌后面, 没有伏案工作,而是靠在椅子里, 望着窗外的风景出神。

  庄白桦这几年越发沉稳温和,笑着便让人如沐春风, 令人忍不住想亲近。

  但熟悉他的人知道, 他看起来温文尔雅, 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说话, 他为人处事有自己的底线, 很难攻破他的防线,所以这些年公司稳中求进,跟他的大家风范有很大关系。

  庄白桦见陈望进来,收回目光, 专心听下属述职。

  两个人交流了半个小时的公务, 陈望领到指示, 心里有了底,刚准备安心退下,突然察觉到不对劲。

  他挑起眉, 问庄白桦:“庄总,需要倒杯果汁进来吗?”

  庄白桦闻言笑了。

  陈望当秘书的时候, 每次池月跑到办公室里来, 都会倒上一杯果汁给他, 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陈望升职。

  庄白桦冲着休息室的方向大声说:“别躲着了, 出来跟陈秘书打招呼。”

  尽管现在陈望已经不是秘书了, 庄白桦时常改不了口,陈望听见也不纠正,就这么由着他叫。

  过了一会,休息室里走出来一个人,懒懒散散地说:“我为什么要躲他,我只是想多睡会而已。”

  池月撩起眼皮,看了陈望一眼,眼神淡漠。

  池月早就毕业,毕业之后正式加入洛家的公司,洛振铎有意磨砺他,让他从基层做起,短短几年的时间,他就升到了管理层的位置。

  说起来,池月早期的时候因为原书以及重生的事,疑心很重,时常没有安全感,经过几年的安定生活后,他几番试探都没有重来一遍的迹象,于是渐渐安下心来,反而开始活得张扬,经常恣意妄为,行为大胆,让庄白桦有些头疼。

  比如今天本该是洛氏公司重要的会议,他翘班跑到庄氏这边来,躲进庄白桦的休息室里睡大觉。

  “没说你躲陈秘书,你躲的是你爸爸。”庄白桦指出。

  池月穿着西装,因为刚才在睡觉头发有点凌乱,他撩了撩头发,接着整理袖口,慵懒地说:“他越来越爱唠叨,我懒得听董事会一群人吵架。”

  池月在大学最后的日子长高了一些,现在已经比庄白桦还高了,进入社会后身材结实了不少,西装革履套在身上,不再单薄空荡荡,而是器宇轩昂,有几分骄矜贵公子的模样。

  他染上属于成熟男人的气定神闲,举止慵懒随意,流露出别样的自信,越来越迷人。

  此时他散漫地走到沙发上坐下,交叠着长腿,姿势放松,把庄白桦的办公室当成自己家。

  庄白桦无奈:“会议讨论怎么能叫吵架,你作为晚辈好歹谦虚一点。”

  眼见着庄白桦也要开始唠叨,陈望轻轻咳嗽一声,提醒总裁,办公室里还有第三个人。

  庄白桦这才想起陈望的存在,尴尬地说:“陈秘书都发现你了,你爸爸肯定

  知道你在我这。”

  池月无所谓地说:“发现就发现。”他看向陈望,笑了笑,“老熟人了,不怕被撞见。”

  陈望一言难尽地看着已经成长为男人的“池皇后”。

  这么多年,连他都从大内总管变成朝廷大臣,池月一直和庄白桦在一起,两个人的关系成了公司公开的秘密,人人知道,没人点破。

  他还当秘书的时候,池月动不动就在他面前秀恩爱,陈望饱受荼毒,直到他晋升离开总裁办才作罢。

  再加上这几年庄白桦嘴巴上唠叨,实际上很宠池月,池皇后恃宠而骄,越发骄纵,陈望一见池月笑就头皮发麻,冲池月勉强笑笑当作回应,对庄白桦说:“既然不用我倒果汁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

  接着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办公室。

  庄白桦不解,问池月:“你是不是对陈秘书做过什么,为什么他每次看见你跑得比兔子还快。”

  池月笑眯眯,无辜地说:“没有啊,我跟他无冤无仇。”

  庄白桦瞪了他一眼,小声说:“当面一套背后一套。”

  “这话说的。”池月从沙发上站起来,坐到庄白桦的办公桌上,弯下腰,撑住庄白桦的椅子,将庄白桦笼罩在自己的身体下,勾着唇角,压低声音说,“我跟你多亲密啊,怎么会有事瞒着你。”

  “油嘴滑舌。”庄白桦点评,“跟唐枫一个样。”

  提到唐枫,池月的脸色垮下来。

  唐枫现在还在纠缠庄白桦,竟然成了庄白桦的追求者里最持久的一个,不管池月怎么恐吓,他就是不退缩。

  唐枫熬了好几年,终于拍出来一部电影,美滋滋地邀请庄白桦参加首映礼。

  “那个破电影别去看了吧。”池月很不满,“别理他。”

  “去或者不去,他都会我行我素,都认识这么多年了,必须捧个场。”庄白桦说道,“而且他给了我两张票。”

  庄白桦觉得唐枫对自己已经放下了,只是习惯性嘴嗨,加上不肯在池月面前丢了面子,所以才一直嚷嚷着不放弃。

  池月哼了一声,突然俯身,在庄白桦的嘴唇上亲了一口,说:“让我去看唐haa的电影伤害我的身心,我要补偿。”

  庄白桦掩住嘴,瞪着他说:“说了不准在办公室做这些事。”

  “没人,不要紧,再来一下。”池月说着就往庄白桦面前凑,“补偿我。”

  庄白桦一把推开他的脑袋,说:“别闹。”

  池月委屈地说:“为什么啊。”

  庄白桦脸色微红,没说出理由。

  要是在办公室里做了什么,以后他工作的时候想起来,一定会分心。

  “工作时间,干正事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手机就响了,他看了一眼,笑了,“你爸爸打电话来捉人了。”

  池月望着手机上的来电,从办公桌上跳下去,往休息室里走,挥挥手说:“就说我不在,我再睡会。”

  说完便再次躲进休息室。

  庄白桦笑着摇头,接起电话。

  洛振铎没有询问池月,而是跟庄白桦聊起生意上的事:“城南的项目很多企业都在关注,项目比较大,不管你我单独都吃不下,要不要合作。”

  庄白桦靠在椅子里,说:“好啊,我没问题。”

  “你都没调查就说没问题,不怕我把你卖了。”洛振铎的年纪突破四十,本该越来越沉稳,却还是喜欢跟庄白桦开玩笑。

  庄白桦在电话里笑出声。

  洛振铎不至于把自己的好友兼儿子的伴侣卖掉——每次想到这层关系,三个人都很别扭,干脆绝口不提,就这么忽略过去。

  这些年洛振铎依旧一个人,池月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,时不时旁敲侧击,希望洛振铎去寻找真爱,洛振铎都以没有缘分搪塞。

  “除非遇到一个能让我戒酒的人。”洛振铎是这么说的。

  洛振铎嗜酒如命,让他放弃喝酒比登天还难,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么,所有人都很怀疑。

  早几年,庄白桦和洛振铎之间关系有点尴尬,近两年也释然了,两个人恢复到挚友的状态,相处起来很融洽。

  洛振铎年纪变大,经历了太多事,看得更开了,眉宇间有着豁达,除了喝酒伤肝,其他过得不错。

  庄白桦觉得就像洛振铎所说,不用强求,等缘分到了,自然有人从天而降,把洛振铎从酒坛子里捞出来。

  两个人谈了谈生意,洛振铎终于说到池月头上:“叫他那小子有空回家吃饭,他奶奶想他了。”

  池月现在还跟庄白桦住一起,如果不出差,每个星期都会回洛府,洛振铎只是借洛奶奶的名义敲打儿子。

  庄白桦笑着应下,洛振铎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你太宠他了,把他惯得无法无天。”

  庄白桦立刻回击:“说的好像你不宠一样。”

  洛振铎认了:“行,我自作自受,让他做好心理准备,明天去公司直接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  庄白桦挂了电话,走进休息室,池月躺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。

  庄白桦知道他没睡着,大声说:“你爸爸让你明天一大早直接去他办公室报道。”

  池月啧了一声,睁开眼:“躲得了初一,躲不了十五。”

  “你自己也知道啊。”庄白桦坐到他身边,好笑地说,“你跑过来图什么。”

  池月伸出手,环住庄白桦腰,半垂着眼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:“图你啊,想见你就来了。”

  庄白桦:“每天回家都能见面,还差这几小时?”

  “那不一样。”池月稍稍用力,把庄白桦勾进自己怀里,“喜欢看你工作时的样子。”

 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,庄白桦穿着西装,坐在办公桌后方,背后是高远的蓝天,眼前是属于他的王国,永远执著,永远一往无前,这个画面池月百看不厌。

  池月的手扣住庄白桦的腰腹,两个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交叠,池月抬起头,向心爱的人索吻。

  刚开始庄白桦推了他几下没推动,后面随他他去了。

  其实庄白桦也很喜欢池月穿正装的模样,有种骚包的气质。

  当然这话庄白桦只在心里想,没说出来,说出来池月会当成夸奖,鼻子翘上天。

  两个人亲昵地拥吻,吻着吻着就有些擦枪走火。

  池月用牙齿咬住庄白桦的领带,一点一点地往下扯,庄白桦记起这里是办公室,用手拦住他,他立刻咬住庄白桦的虎口,接着舔了一下。

  两个人无比熟悉彼此的身体,庄白桦很快便放弃了抵抗。

  结果,最终还是在办公室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回忆,幸好庄白桦严格控制地点在休息室,没有让池月抱着他走到办公桌前。

  这一次办公桌py计划失败,池月没有气馁,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再接再励。

  毕竟来日方长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