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6、道侣要我命

作者:大河东流字数:113万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7:31:58

  浮生真人自闭了一段时间, 才出海去杀妖兽。

  在兽潮来临之前,能多杀一点就能为之后的兽潮节省一点力气。

  据估算,这一回的兽潮规模小不了。

  现在看着风平浪静, 但是不定什么时候兽潮就爆发了。

  在浮生真人也出海杀妖兽的时候, 很多人也是这样做的, 还有很多人在忙忙碌碌的做各种防御工事。

  每隔千年, 就是一个轮回,这边生活久的人都有这个认识,时间差不多了,自己就会注意。

  随着大陆人的到来, 各种丹药、法宝、疗伤用品……价格全都上涨了许多。

  每到这个时候, 就是对这些消耗的顶峰。

  有的人趁着兽潮还没有爆发,离开了海岛,去了安全的内陆,也有很多人反其道而行,专门从内陆赶过来。

  在兽潮中危险是没有错,但同时也代表着机遇,每一回兽潮都诞生了许多英雄豪杰, 许多神话传说,况且这里的妖兽也是资源,他们在大陆还要自己去山脉里寻找各种妖兽, 得到修炼资源,但是兽潮的时候,妖兽会主动送到手边,只要实力够强,就是自己的。

  兽潮的爆发不是没有根据的。

  那些低阶的妖兽生育力强,时间长了就会泛滥成灾, 难不成全部内耗?

  大海再大,也是有限的,已经有地盘不够,它们自然可以选择前往人类的地盘。

  每一回兽潮爆发的阶段,这些生育力强的低阶妖兽都是打前战的炮灰,一些实力低的岛屿,很快就会被这些前期部队被占领。

  一只炼气期的妖兽你不在乎,两只你也不在乎,十只百只你也不在乎,但是变成了千只、万只呢?

  铺天盖地的妖兽密密麻麻、贪婪的看着你,光是这副场面就能吓退很多人,让他们生出不敢面对的心魔。

  除了这些低阶的妖兽,还会有筑基、金丹、元婴,甚至分神、合体。

  妖兽修为到了元婴期就可以化形了,除了个别血脉等级比较高的、或者特殊的,比如腾云,它现在分神了,但是它的血脉返祖的比较厉害,分神期了也不能化形。

  能够化形,这也代表着它们开了灵智,哪怕大部分的妖兽都不擅长心计,也有例外的。

  当越来越多的妖兽聚集,在海外的修士就知道,应该撤退了,不然会被这些妖兽包围。

  同时这也代表着,兽潮,来了。

  浮生真人出海一个月的时间,储物袋中多了不少妖兽内丹、皮、骨、血,同时也把之前的一点郁闷彻底挥发了个干净。

  他收到传讯,从海外回来,苏荞初也回来了。

  她被除妖联盟邀请,也是镇守的一员。

  入了联盟帮忙守岛,可以上榜拿奖励,还有补贴,她本来就是冲着这些妖兽来的,一举双得,何乐而不为。

  因为她分神后期的实力,被分去驻守了一座中等岛屿望山岛,另外还有一个分神前期镇守。

  这座岛屿有灵脉,经济也发达,所以才需要两个分神期尊者联守。

  一些没有价值、地理位置也不重要的,上面的人全都撤离了,相当于放弃,等到妖兽退去,才会重新开始重建。

  随着妖兽的聚集,越来越多的传讯符传到外面,让在岛外的人回来。

  有一些原本计划不是在望山岛驻守的,却因为妖兽打算了他们的计划,也在这里落脚。

  “嗡——”

  整座望山岛都被阵法、禁制为了起来。

  没有令牌,无法进入。

  苏荞初拿出了一个水波阵,水波阵在这里是最适合发挥的场所。

  还有哪里比海洋有更丰富的水?

  妖兽们越来越逼近。

  如果是往常,这么近的距离,这些妖兽们早就开始攻击了,但是现在全都被管束着,没有妄自行动。

  表明了后面有高阶妖兽指挥。

  随着妖兽们越来越近,望山岛里面的修士也做好了准备。

  一个个被变成了队伍,守在阵点,等到这些妖兽开始攻岛,他们就会先躲在阵法内,能杀多少杀多少。

  阵法外的妖兽进不来,阵法内的修士却没有顾忌,此消彼长,自然可以抹平一些双方数量上的差距。

  低阶妖兽到了岛外的时候,望山岛内全部人都在看着外面,他们被数不尽的妖兽包围了。

  最前面的是炼气的妖兽,后面是筑基,偶尔能看到金丹,再后面还有元婴期的气息。

  尊者呢?

  或许在后面指挥,或许会假装成低阶妖兽发动突袭。

  在结界的最前方,已经站了一圈修士,后面还有两圈替补,前面的累了,后面的上去替换。

  “嗡——”

  海洋深处传来了海螺的声音,最前方被驱使的诸多炼气妖兽立刻扑了上来。

  有的是用一口尖牙,有的是用身体尖锐的尖角,有的是喷毒素……最先承受它们攻击的,就是最外围的那一层结界。

  在它们的攻击到的时候,修士们也动了,出剑——

  掐诀——

  “噗嗤——”

  “咯吱——”

  利器入血肉的声音,遇到硬甲的声音,成了兵戈的交响乐。

  苏荞初他们没有动,他们要留着法力应对后面的高阶妖兽。

  浮生真人镇守的岛屿距离苏荞初不远,他们算是同一条线上的,如果有哪一方支持不住了,要守望互助。

  这些密密麻麻的兽潮,别人看着很可怕,但是在苏荞初看来全都是资源。

  所以这些妖兽在她眼里,大部分都跟灵石划等号。

  谁会觉得灵石多?

  吴潇潇是望山岛的散修,她在这里出生,这里长大,她的父母也是散修,不过后来在一次出海的时候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这是很常见的事,或许以后她也会走上这么一条路。

  这个她出生的地方不是很大,也不是很好,却有其他地方无法替代的情怀。

  在兽潮即将来临的时候,她看到了通知,有的人选择去大陆避灾,有的人选择留下来,她是后者,而且还报名加入了联盟一起应对这次的兽潮,她有金丹期的实力,在散修中这个实力不算差,当然也不是很好。

  她能做力所能及的事儿,因为她是在这边长大的,而且实力也足够,她成了小队长,手底下分配了十二个筑基期。

  当兽潮来临的时候,他们就是第一批在阵法的保护下杀妖兽的人。

  他们身上佩戴有仪器,会记录他们一共杀了多少妖兽,而这些登记最后会换成补贴和其他的修炼资源,杀到的这些妖兽也是他们的。

  当兽潮终于来了,吴潇潇看着结界之外的海面上,数不清的白齿剑鱼、巨尾鱼、九支节鱼……等司空见惯的妖兽,她举起了手中的剑。

  “杀——”

  这一拿起来,直到灵气耗尽,这才退回去,后面的同伴站在他们原来的位置。

  身上的法袍都成了血红色,拿着剑的手在发抖。

  这一天,吴潇潇都记不清自己到底杀了多少。

  她带着的十二人,大部分都坚守到了最后,只有一个被吓到了,凭着一腔热血来到这里,真的面对现实了,却超出了心理承受范围。

  他吐了个昏天黑地,却也没有退缩。

  等到休息时间到,也拿着剑到了前线……

  这是一场很艰难的战争。

  结界和禁制在妖兽的强攻下不一定能坚持到最后,这就需要修士们在妖兽攻击的时候及时阻止。

  附近还有别的岛屿和他们分担,妖兽没有一窝蜂的集中在这里,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,不过越到后面越发艰难。

  因为低阶的妖兽已经杀的差不多了,吴潇潇的那些队员们原本一个人可以杀好些妖兽,现在面对的全是筑基期和金丹。

  筑基期实力相等,不能再大杀四方,需要和队友一起应对,金丹更是要配合,不然一个不小心就是非死即伤,他们在前线能待的时间越来越短。

  到了后面,十二个队员都没法在前线了,成了替补和辅助。

  法力耗尽了,那就吃丹药,手中的剑不锋利了,那就换一把。

  用各种方法收割着这些妖兽的性命,疲惫的时候抬起头看一看上空,在那里有这座岛的最高处,而在那里镇守的就是望山岛所有高阶修士,包括两名尊者也在那里,他们没有出手,但在这个时候不用出手,也能给予他们莫大的信心。

  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整座岛都是匆匆的,到处弥漫着血腥、疲惫,还有杀戮的气息,有些人很累,也有的人越来越兴奋,临阵突破的也有几个,在这种环境下,每一次都有人因此突破,成为了某一些被瓶颈期困住人的选择。

  吴潇潇在前线杀妖兽的时候,她侧前方就有一个认识的道友是这样的,从金丹初期突破到了金丹中期,他被困在金丹初期已经有几十年了,这一次终于突破,是件大喜事。

  吴潇潇羡慕不已,她也困在金丹中期许久了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的金丹、元婴妖兽上场,吴潇潇也越来越吃力了。

  直到后来运气不好,遇到了一头伪装成金丹的元婴期妖兽,她差点被重伤,还是一个元婴拉了她一把才避开,同时最外层的阵法被打破了,他们退到了第二层阵法内,同时尊者也启动了在海外埋伏的阵法。

  据说是水波大阵。

  她看到了外面的海浪滔天,这些妖兽就算生在这海洋中,在这样激烈的海水里面也无法幸免,那些十分难对付的金丹,甚至元婴期妖兽哀嚎着,这个下场,看得他们热血沸腾,畅想有朝一日他们也能到这个修为,然后翻云覆雨。

  这样他们人类看得开心了,但是妖兽那一方看不下去了,有高阶的妖兽站了出来。

  它们还没有攻进这个阵法,就看到他们这方也有高阶修士出去。

  在外面的是两个分神期的大妖兽,同样的他们这边两个也是分神期的尊者,看上去双方差不多,但是修士不比妖兽皮糙肉厚,如果没有特殊手段的话,相同等级之下,人类通常会比妖兽要弱上一线。

  苏荞初是分神后期,自然对上了分神中期的妖兽,这是一头已经化形的妖修,脸上还有着海蛇那明显的斑纹,一双眼睛看过来的时候,阴恻恻的,从它的花纹来看,它还是一头有剧毒的妖兽。

  另外一头是分神前期的大海鳗,留给了同是分神前期的同道。

  苏荞初叮嘱:“你先绊住它。”

  等她收拾了海蛇,再腾出手来。

  海蛇被激怒了:“你以为比我高一小境界就能小瞧我,呵!”它不屑的看着这个修士,手一挥,滔天的海浪扬起。

  高阶修士们上场了,整片战场都空出了足够的地方给他们,其他的地方依旧,但是吴潇潇镇守的这一面是正对着战场的,所以她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的战斗,高阶修士举手投足都有莫大的威力,确实十分让人神往。

  这个时候战场的重点无疑转移到了高阶修士的身上,他们要是输了,他们守不住,同样的,要是他们赢了,就外面这些低阶的妖兽他们就能处理,这个时候其他面的战场还没有停止,但是相比起之前都多了几分心不在焉,都分出了一部分心神关注着尊者他们的战斗。

  吴潇潇在阵法内看着外面看不清楚具体动作的战斗,尊者他们会赢吧,一定会赢吧?

  一定会赢的!他们会来这边镇守,肯定是联盟知道他们的实力,而他们接下了也是对这里的情况有了解的,一定会赢的!

  她这样祈祷,所有的修士都这样祈祷。

  庆幸的是他们也真的赢了,分神前期的尊者受了一点伤,而另外一位分神后期的尊者她很强,把那一头分神中期的妖兽压着打,虽然吴潇潇因为修为差距太大看不清楚,但从结果来看,很显然他们赢了。

  赢了!

  “哇,我们赢了!”在那一刻整座岛都欢呼了起来,所有的修士脸上都浮现了笑容。

  这两头分神期妖兽败了,一头成了战利品,另外一头也付出了一部分的身体作为代价,逃了,剩下的这些自然有他们上场。

  领头妖兽的失败对这里还在的妖兽士气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,纷纷转身逃入大海,身后人类修饰紧追不舍,只有在超过一定距离才会放弃,这个时候,擅长速度的妖兽就比较吃香了。

  逃的慢一点的,都成了亡魂。

  这就结束了吗?

  当然不是。

  以千年为单位的兽潮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结束,纵观历史,最短的也坚持了几年,长的还有上百年的,那种就是双方进入了对峙阶段。

  不知道他们这一次会持续多久?

  妖兽在他们这里吃了亏,很快就卷土重来,这一回出现的是三个分神期,一个后期,两个前期,看得吴潇潇与众人心里一沉,三个啊,他们还能撑住吗?

  一个个提心吊胆,事实证明可以。

  玄初尊者是一位阵法大师,她把一个困住了之后,一人一个,老样子,她把她的对手给解决了,另外一位妖兽也被他们两个联手重伤。

  两位尊者对比起来,她的修为更高,实力更强,比其他的分神后期尊者都要强得多。

  吴潇潇:“!!!‘

  以后我的信仰就是玄初尊者了!

  这一次把对方大腿了之后,过了几天的安静日子,之前收了伤,现在可以好好恢复。

  第三次妖兽的援手推迟了一段时间后,过来了。

  这回是三个分神后期。

  但是他们这边一直很稳,就算是这样,都没有召唤其他的尊者过来帮忙,让吴潇潇看的都有些恍惚,这就是真正的顶尖强者的实力吗?

  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

  不管来的分神期妖兽有多少,她都能守住。

  他们虽然不出岛,传音符还是没有限制的,可以收到其他地方的消息,比如和他们属于同一水平的其他岛很多,但没有他们这边的运气有这么强的尊者镇守,守不住了,要么就是请援手,要么退走,不然就会被铺天盖地的妖兽吞没。

  没有人愿意死,甚至还有的被追着跑到了他们这边,只能匆匆打开了一个阵法缺口让他们进来,之后立刻关上,把那些紧随而来的妖兽斩杀。

  第四次,意料之中的,出现了合体期的妖兽,这个时候他们有些绝望了,境界越高,差距就越大,玄初尊者之前能够守住,现在也能行吗?

  在全岛人的注视下,他们的玄初尊者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做藏拙。

  她居然之前就已经合体期了,怪不得她之前那么顺利的就把其他分神期的妖兽斩杀,原来如此。

  个鬼呀!她什么时候晋升的?她怎么无声无息就晋升了?她现在还很年轻,她现在的修为也没有多少人能够看得透她的骨龄是多少,但能确定一点,那就是她很年轻,在分神期合体期的修士中是很年轻的那一波。

  这就已经合体了?!

  看着她和合体期大妖兽打的你来我往的样子,所有人都有些恍惚,怀疑人生。

  然后他们发现,恍恍惚惚的时间还有很多。

  这一回的兽潮持续的时间也不短,打打退退守守,很多岛被妖兽占领了,人类的防线一再收缩,但他们望山岛就跟一个钉子似的牢牢的钉在这里,不管有多少波妖兽潮来袭,他们都挺住了。

  高阶妖兽出场也同样。

  吴潇潇无疑是畅快的,高阶的妖兽不用管,这不是她可以插手的领域,也不用担心,因为玄初尊者一直在赢,没有输过,而在这样的条件下,他们对付那些低级妖兽,虽然偶尔也有伤亡,但是数量很少,更多的是赚的满瓢盆。

  吴潇潇原本是金丹中期,现在她也快要寻找契机渡劫了。

  观看了几场玄初尊者的战斗,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启发。

  当今之下,合体期就是顶峰的修为了,合体之上,就是渡劫,渡劫之后,就是飞升。

  而玄初尊者,面对合体后期的大妖兽都安然无恙,将这妖兽变成了她的战利品。

  她应该也要渡劫了吧?

  到了兽潮的后期,这些妖兽都避开了这块硬骨头,绕过他们,从别的方向深入。

  望山岛的人就从守岛,变成了跟着玄初尊者乘坐飞舟前去支援,大杀四方。

  数十年过去,这一波兽潮终于结束,她心头少了一件大事,立刻迎来了元婴劫,跟她有一样遭遇的人不少。

  这个时候海面上除非往深海走,不然都很平静,这里的妖兽都死了,要么就是迁移了。

  面对这么多的妖兽她都坚持了下来,挺过雷劫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,吴潇潇收到了许多熟悉或陌生的人给她的贺喜。

  “恭喜道友!”

  “道友大道可期。”

  “道友……”

  寒暄间,吴潇潇准备找地方闭关,稳定境界的时候,她猛地回头,朝深海的方向看去,那里的天空像是被什么突然遮去了一角,变成了深沉的黑,再细看,那分明是劫云。

  在海的另一端有人要渡仙人劫了,过了之后就能飞升,仙人劫每一回出现的时候感应的范围都很广,比如现在可以看到渡劫的人是在深海区域,距离这里还很远,但是他们在这里都能看得到那边恐怖的雷光。

  吴潇潇已经是元婴期修士了,但当她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,眼睛下意识的就闭上了,有血珠在眼角落下。

  竟恐怖如斯。

  是谁在渡仙人劫?

  是谁?

  许多尊者的名号被一一猜测,然后集中到了一个让他们望山岛的人熟悉到心中一跳的名字。

  玄初尊者,居然是她?!

  她已经要渡劫了?!

  实在让人吃惊,却又不吃惊,这就是天才的修炼速度吗?

  吴潇潇想进前去看,她也确实是进前了,只是她目不能视,只能顶着沉重的威压,倒退着缓缓前进,感受那股天威。

  在路上,她看到了很多退回来的人,他们修为不到,无法承受,吴潇潇也看到了很多她看不出气息的人,她认出了一些面孔,都是尊者级别的。

  他们这是来观摩的吧?

  天雷遮天蔽日,导致陷入了黑暗。

  吴潇潇距离还很远,就再也前进不了了,很多高阶的修士也没有继续千金,而是就在这里看着,看着那一道道的恐怖雷劫劈下,看着那无上的威压,那个人相比起雷劫,很渺小,却一直屹立不倒。

  一道、两道、三道……

  一般合体期修士渡劫有的事四九天劫,有的是六九天劫,一些天才则是七九天劫、九九天劫。

  玄初尊者,毫不意外,她渡的是九九天劫。

  九九八十一道天雷。

  将那一处的海底都劈出了一处盆地,附近的海水蒸发,生命绝迹。

  但她一直还在。

  吴潇潇在心里默默的数着。

  一、二、三……直到数到了八十、八十一。

  越到后面,雷劫越慢。

  八十一道雷,总共劈了三天。

  终于迎来了彩霞,甘霖挥洒,乌云散去,她被伤到了的眼睛重新睁开,看到了那道接引之光,还有萦绕着接引之光飞舞的凤凰,凤凰仰天鸣啼,吴潇潇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凤凰的叫声,只知道她身上的伤、刚突破不稳的境界都在这一生鸣叫中变好了,胸口畅通无比,甚至也想朗啸一声。

  吴潇潇震惊的看着那华美不可方物的凤凰,居然是神兽天象!

  她崇敬的人果真不凡!

  历史上凡是渡劫后有神兽天象的,无一不是名震天下的绝代天骄,现在这天骄名录中,多了一人,她的名号,叫玄初。

  接引之光下,那人衣带飘飘,风采无边,她回眸一笑,看着围观的众人,又像是看着这一方天地,她开口了:“我在三处留下了传承,有缘者得之。”

  一位飞升仙人留下的传承!

  吴潇潇看着接引之光带着那人飞升,一颗心变得滚烫。

  因为她最后这一句话,这个本就是散修天堂的地方,引起了一股狂潮,数不尽的修士从大陆来到这里,在各个他们认为有可能的地方掘地三尺。

  大家都想要得到她的传承,成为下一个飞升的人。

  只是不知那个幸运儿会是谁呢?

  天劫降临,苏荞初准备一直都是充足的,她锻炼的体魄就跟她得到的炼体功法上一样,她用兽潮中得到的资源练就了她的不灭体,最起码在修真界能够伤害到她的存在已经很少了。

  浩浩荡荡的雷劫对她的伤害也有限,更是被她胆大包天的用这九九八十一道雷劫,练就了她炼体九层,不灭体大成,她终于飞升。

  当接引之光接她离开的时候,她把传承的消息散开。

  她在这个世界得到了很多,她也想留下一些反馈,反哺这个世界。

  当苏荞初被接引之光接走,仙界接引池上空霞光满天,凤凰虚影出现,在接引池上空旋转飞翔,在这里留守的两位仙人被这动静惊醒,见状,都笑了,其中一个抚了抚长须,从蒲团起身:“南临仙域最近出了一位天才,盛气逼人,我们东洲仙域也不缺天骄,瞧这天象似是更胜一筹,我们去迎吧。”

  另一人站起,笑着应诺:“大善。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  本文连载了半年,终于完结啦,感谢一直支持的小可爱们,爱你们!!!(づ ̄ 3 ̄)づ

  全订可以参与文章评分,在app详情界面右边,跪求五星好评(发出淘宝客服式呐喊——求好评jpg)

  接下来就是新文筹备期,大概率开这本《清穿之咸鱼良妾》,感兴趣的话就来收藏一下叭~

  文案:

  宋玟是一个良妾。

  因为主母多年不孕,被老夫人做主抬进门为林家开枝散叶。

  宋玟也是一条咸鱼,跟另一位良妾比起来,十分不思进取,但这样恰好合了男人心意。

  她一举生下龙凤胎,老夫人欢心大悦。

  主母生育之心未死,宋玟膝下子女环绕,窝在自己小院养娃,打理打理自己的嫁妆店铺,再通过直播系统观看直播娱乐攒积分,日子过的美哉。

  逍遥自在十多年,一晃眼,孩子长大,儿子少年成名,考取举人,进士有望,女儿被指去四阿哥府上,咦,转眼,她成了皇子外婆?!

  指南:

  1、架空清穿+红楼,女主没有心,男主是她上级心态

  2、男主是林如海,非1v1

  3、女主咸鱼,但有自己的事业和目标

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