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七章 歧途(完本)

作者:板斧战士字数:170万更新时间:2021-06-10 17:44:24

  所以,一切的开始,

  是机械飞升的高级明地球01,首先掌握了虫洞科技,并把无数个平行地球改造为殖民地。这个世界就是其中之一的,或者说,一个魔法题材的游乐场。

  地球01内部的分裂势力,火星叛军,趁着平行地球改造没有完成派出了间谍,试图通过破坏人造月亮,切断链接平行世界与地球01的虫洞,这个间谍就是勇者莱卡特。

  而地球01,或者说承包殖民地改造的公司,也派出了特工,抓捕这些潜入破坏的火星间谍,这就是白袍索伦。

  再然后出于某种原因,白袍索伦克隆了自己的副本,死亡骑士索伦。

  索伦懂了

  可又没完全懂

  “我是你的克隆人你和莱卡特是地球和火星的不对,你不是说活人不能穿越虫洞嘛?而且我还以为你是未来人呢

  而且我不是穿越的吗?我穿越的记忆,是你的,还是莱卡特的?我糊涂了”

  白袍索伦也是挠头,“你是我的备份克隆体,我也是我的备份克隆体,唉,你怎么老关注这种无所谓的事情,等我想想怎么说明。

  恩建设这种游乐场世界的时候,虽然有智能机械进行具体建设施工,但总得有人来负责策划各种娱乐项目和任务剧本。因为人可以违反规则,制造偶然的变数,把异世界改造得更吸引客户,而这是只能按照编写好的既定规则运行的机器所做不到的。

  但是跨虫洞量子通讯的成本太高了,一个建设好的世界上线运营之前,维持通讯管理并不划算。所以公司会违法采集土著人类的基因,改造克隆体,然后将员工的记忆,人格和知识,都转录到存储在月亮上的克隆大脑里。

  而这些作为本体人格的复制品诞生的克隆人,再通过量子网络远程链接遥控,使用这个世界完成了魔法改造的生物容器转生,执行自己被创造出来的任务。

  不过,当初为了避免克隆人觉醒叛乱,地球立法禁止未授权的人脑克隆,转录高级科技知识更是红线,所以公司克隆的这些职员也只是打打擦边球。

  他们被严格控制了认知,除了几个高管,绝大部分职员连关于公司,关于1号地球的私人记忆都没有,基本上也可以视为土著,完全符合魔法世界设定的真人扮演NPC。哪怕要把容器强化到十四级生化人方便工作,也不能直接使用这泰坦,而是编出来一个斩杀泰坦的剧情,把这些设备当作古神遗物使用,来维持剧本的设定。

  只是从根源上来说,他们是为了把平行世界按照公司的剧本进行改造而诞生的,所以会有一些隐藏的魔法设定,或者视因果龙血这样的魔法外挂,来方便这些员工成为种群中的精英,传奇,英雄。让他们快速脱颖而出,占据高位,并引导土著生物的明,按照公司的剧本发展。

  当然,主要的方向,还是维持一个奇幻冒险风格的游戏世界,免得土著进展太快了,甚至发掘出泰坦的设备,出现明飞跃之类的事情。那就得进行一次自然界的整体清洗,大灾难什么的打断明的进程。

  我和莱卡特,从技术层面上都和这些克隆员工一样。是黑入公司的系统,在月亮上复制转录了本体人格的脑克隆体。我们的本体隐藏在月球这些职员大脑之中,通过链接地上的容器降生,执行自己的任务。

  只不过为了避免露陷,初期我们的记忆也是伪造的。

  穿越者是虚拟人格的一种,用克隆体模拟初来乍到的客户,对新世界进行体验试玩。用来测试改造的完成度。

  只有到了特定的时间点,或者容器的强度达到一定的标准,才会解锁封印的知识。所以站在我们自己的立场体验,就感觉好像是突然有一天,穿越到了魔法世界一样。”

  对方停顿了一下,等索伦消化了一点又继续说道,

  “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背景,你就当作是设定,大概知道一下整件事的起因就行了,接下来才是关键。”

  白袍的索伦打了个响指,频道上跳出一张精灵的照片。

  正是双瞳放着银光的

  “命运,这婊子,恩,使用这具改造人身体的,是这个服务器的GM,你懂我的意思吧?克隆过来,负责这边改造进度的公司高管。

  实际上这个故事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,和火星舰队的事情无关。

  无论是尼奥破坏了人造月亮,还是史密斯抓住了尼奥,都是1号地球的内斗,一个火星人的克隆渗透进来,而公司发现了他的踪迹,为了避免项目停摆影响股价,上层秘密派人,我,来悄无声息得处理掉罢了。

  这个世界不过是碰巧成为了战场。实际上类似的事情在各个项目世界都有发生,就像我说的,因为门那边在打仗嘛,不是闹着玩的。

  但这个世界真正的麻烦,其实是公司内部的人自己惹的,对,就是这个命运。”

  白袍的索伦咧开嘴笑起来,“呵呵,她的人格,大概是门那边某个高管私下里刻录的吧。

  我猜,应该是自己非法添加了些私人的额外记忆和知识,打算在上市前,给自己在服务器里留个后门。是收集数据还是备份代码,具体的目的就不清楚了,总之无论是商业间谍还是打工人赚外块,公司里都是常有的事,你懂的。只要她不炸月亮,就不关我的事。

  言归正传,命运这个管理者的容器,行事准则也和其他工具人不一样,她不是单纯的按照公司的剧本设定,而是自由行动的。

  起初,作为整个服务器的GM,从名字上你也知道,她要负责站在最上层的角度,引导整个世界的改造。

  但为了更方便得使用精灵神殿,管理其他的工具人,引导世界的变化,当然我猜主要是为了偷懒。她编写了一个小小的外挂程序,就是这双眼睛,所谓的视命运之瞳。

  从本质上说,有了这双眼睛,就可以绕过监管,直接联通到人造月球上的中央处理器,接收通过公司本部的量子网络发过来的,对泰坦的世界改造核心的指令。然后可以直观得通过矩阵模拟演算,看到各个时段的虚拟网络,比如收录备案的改造工程履历,这个时点,整个系统在执行的干涉和改造指令,以及计划中,未来对世界干涉的具体规划流程。

  这就是视过去,视现在,视未来。

  更搞笑的是,这双眼还被加入了魔法设定,成为这个世界合理的存在,这样每次命运想要换一个身体玩玩的时候,它的容器也可以自动按照脚本程序,在外挂的辅助下干活。

  于是她就搞砸了。”

  白袍的索伦咧开嘴,呵呵得笑起来,“这个人你认得吧,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把她找出来,专门为了让你见她一面,设计了隐藏剧情,有没有吓到你,起码记忆犹新吧?”

  白袍索伦又放出一张照片。

  这一回是个女性人类,同样双瞳放着银光。

  索伦被那双眸子瞪过,立刻就认出来了,“这是基力安的”

  是基力安记忆里那个女人,末代的先知等一下,她好像是

  “是的,人类,字面意义上,生于斯长于斯的,土著人类。”

  白袍索伦脸上依然在微笑,却感觉不到他真的有多开心,“你知道啊,这到底是个平行地球,不是真正的异世界,这些土著,从DNA的层面来说其实都是人类,没有生殖隔离的。

  虽然我们把他们的世界改的一团糟,但人嘛,你懂的,改造自然,或者适应自然。

  随着漫长的岁月进化,哪怕不懂原理,他们也逐渐开始接受设定,出现了能以魔法原理,以自我的暗示来控制脑波,操纵纳米级魔法效果机器人的魔法人类了。

  这个世界使用魔法的人,明明没有被遥控转生,明明没有被授权激活身体里的纳米虫,但他们却真正得进化出了超人的大脑,并通过仪式和暗示手段,来控制纳米虫的行动。

  这种事,在地球1号都从来都没听说过,偏偏理论上,被DNA编辑过的生化人,克隆人,改造人,不经公司的授权无法控制纳米虫,但真正的人类DNA却是不受限制的。

  所以你明白了吧,只有人类,能够学习精灵的魔法,

  所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吧,

  这个女人,一个土著,一个人类,因为魔眼的传承是魔法设定,阴差阳错的,合情合理的,极其偶然的,获得了直通核心,甚至联通到那边总公司,那边地球网络的权限!

  而且不止是她一个!是自她开始,自她以后,每一个占星师,都因为符合设定,可以接触到,并使用这个要死的外挂程序!

  每个预言师,都可以看到那该死的灵光了!

  哈哈哈!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!”

  白袍的索伦放声狂笑起来。

  索伦就静静看着他,“你到现在都没说司寇德到底怎么了?”

  白袍的索伦收起了笑容,往操作台上一坐,面无表情得,答非所问。

  “我是原版,我的司寇德也是第一个司寇德,你懂我的意思吗?

  所有的开始,一切的开始

  我的经历么,其实你也该知道,起点都是一样的,剧情也是一样的,演员更是一样的。

  只不过我没参与进去,结果就不大一样了。

  呵,反正怎么打怎么输,后来还是我拿着命运的把柄和她聊了聊,演了一场戏,多少保了点人下来。

  所以司寇德希望我帮她,她找到我,希望我继续前代的遗愿,和她一起驱逐诸神。毕竟这也是渡鸦山先知们的夙愿。将外来的诸神,从她们的世界驱逐。

  土著的先知们虽然不懂得科学,但但凡能看到一点虚拟网络模拟出来的灵光的,都猜得到公司想把这个世界改造成什么样。她们当然不愿意了,所以基力安,瑞戴尔那一系的人,那些先锋军,一直想着驱逐诸神,驱逐诸神,驱逐诸神。

  或许是因为我泡过她姐姐,或许以为我是人类仅存的英雄,帝国最后的希望,或许因为看到,或者猜到我其实也是诸神的人,但司寇德觉得,靠讲道理还是能够感化我这个人类吧?

  那我当然拒绝了。

  那个时候我已经找回记忆,完成任务了。这个占卜师傻妞,都不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,可我当然知道泰坦,公司,地球,到底代表着什么。

  何况我虽然是克隆体,但我的本体在门那边混得还不错你懂我的意思吗?

  我铲除了火星的探子,保住了公司的股价,还拿到命运的一个大把柄,本体也很满意,给我在这边开了很高的权限,在我的世界,泰坦0070,我自己也是个权限很高的神了。哪怕项目上线,我也是GM你懂吗?

  更何况我的脑子还在月亮上呢!

  就算我发了疯了自己也当回火星人把月亮炸了,地球收拾了叛军,早晚还能再建一个嘛!

  我干嘛要答应她?”

  索伦盯着他看,“那你干嘛要答应她?”

  白袍的少年也看了看索伦,叹了口气,“她说我会答应帮助她,拯救她的世界,因为她看到了。

  我说不可能,这个世界没救了,毁灭吧,关我屁事。反正我爱的人早特么死光了。

  于是她要和我打赌,我就同意了。”

  少年打了响指,索伦怀里的死契书,突然飞起来落在他手中翻开,展示了一个魔法,司寇德之梦。

  “这是她的魔术,过去现在未来,人生的重放,改变命运的魔术。

  她说她一定会改变我的命运,拯救我的人生,拯救我的爱人。

  但作为代价,和公平的交换,我也得拯救她的世界。”

  白袍的少年托着下巴,指指头顶,“不过她不知道,没有任何魔法,没有任何技术能够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。使时光逆转的手段是不存在的。

  司寇德之梦,也仅仅是一个梦。

  这其实是借用上面,泰坦核心的算力,进行矩阵模拟的重演,和沉浸式虚拟电影差不多。

  梦醒了,过去的事情什么也不会改变。会改变的,只是做梦的人而已。

  顶多顶多,算是一种洗脑的幻术吧?

  当然当时幻术什么的,对我已经没用了,所以我也没点破她,满级了也闲得无聊,就当是重新开小号重练,顺便陪她玩玩喽。

  所以我在第一次梦境里,借着司寇德主动搭讪,想来帮助我改变人生的时候,也假装被她感动,主动追求,想戏弄她一把的恩,结果被拒绝了,还被要求保持友人的关系,简直比现实还悲惨”

  白袍的少年仰头靠在屏幕上,长长吐了口气,“其实我也不喜欢她这个类型,小女孩一个,貌似温柔,性子其实倔得很。而且她的能力真的很有限。

  因为她是个普通人嘛。

  所以我的命运,这个世界的命运,基本还是按照命运的剧本走,没有得到改变。

  或许当初不招惹她的话,第一次魔法失败也就结束了。

  但司寇德很在意,毕竟我们本来没啥交集的嘛,她起初只当我是泡过她两个姐姐的渣男。

  但是成为了一同改变命运的战友,又近距离接触了我的人生,可能发现我过得比较惨,同情心发作吧?

  总之司寇德为自己的失败非常内疚,于是她要求再来一次,说一定会拯救我。

  那我也同意啊,毕竟我假装重活一次,有备而来都没追到她,简直丢人嘛。”

  白袍的少年突然楞住了,有一阵子没说话。

  “后来呢?继续说啊?”索伦恨不得端一盘瓜子过来磕呢,连声催促他。

  “后来后来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,我们一起在梦中研究改变命运的方法,研究破解剧本的手段,处的久了就变成情侣了。”白袍的索伦摇摇头,“当然的,这么一次又一次推算和重演,几百几千次的复盘,总能找到破解剧情的手段。

  但真的破解了剧情,经历了你这样的,所有人都活下来的大团圆剧本,反而让人更受不了。

  尤其是当这个魔术进展到特定的时间点就会完结,你在梦里明明拯救了所有人,但梦醒后一切化为泡影,就觉得很崩溃。又想重新躲入梦境里逃避现实。

  因为就像我说的那样,过去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”

  索伦皱眉,“改变不了过去那我这个世界又是怎么回事?难道我也是一段矩阵的模拟,一段电影吗?”

  白袍的少年摇了摇头,“过去不能改变,能改变的只有未来。

  我不是你的未来,而是你的过去。

  总之后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,终于找到了办法,利用命运留下的后门,试图在虫洞定期和总公司链接的时候,直接篡改总公司的管理层核心,偷取我本体的管理权限。

  但火星舰队也是在那个时候发动了袭击,把地球那边的月亮炸掉了。

  量子通讯中断时,司寇德的意识受到了很大的损伤,一部分记忆和人格,或者说灵魂,大概永远迷失在门那边的量子网络里了。算是,处于永恒的睡梦中吧

  所以我创造了你的世界。”

  “司寇德你创造了”

  “说创造是有点夸张了,这么说吧,我寻找了公司项目中,和0070完成度最接近的平行世界,利用总公司通信中断的时机,和我本体的权限,篡改了你那边的泰坦编号,按照剧本原样重建了新的0070地球

  当然,有亿点点不同。毕竟是用我们一起编写的,所有人都能活下来的大团圆剧本,不用客气。

  现在公司的系统里,你才是索伦,你的世界,才是0070泰坦项目。

  0070项目里的火星间谍已经被清除,所以公司也不会来找你们的麻烦。而这个世界的命运只是我们剧本里的角色,不是真的高管,可你索伦,却是最高权限的GM。

  所以这个世界,泰坦,月亮,都是你说了算,具体操作指南看死契书就好了。

  现在地球01的内战还没结束,但如果有一天虫洞上线开始链接,你只要记住维持主题乐园是奇幻题材就行了,具体剧情内容,客户是不会在乎的。

  其他的注意事项,你自己看吧,只要异常度不超标,泰坦也不会启动防火墙杀毒。

  我没办法给司寇德一个她真正期望的,彻底被拯救的世界。

  我只能给她一个假象。

 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从网路里找回司寇德的意识,但至少,当你的司寇德开始做梦,视命运之瞳,会把她的记忆,她的感情,逐渐上载到月球的核心矩阵里。她曾经梦到的未来,也都是我的司寇德过去上传的梦境。

  那么同理,每次我们通过虫洞链接通讯,我的司寇德,也可以读取这些记忆的梦境,依靠这个0070的备份,或许能逐渐替换掉她那些不好的记忆,甚至重塑她的灵魂。

  至少,也能让她做个美梦。

  这样就足够了”

  索伦很久没说话。

  直到白袍的索伦微笑着说道,“时间快不够了,还有什么想问的?把全部系统一起下线自检的机会可不多,下一次我们能聊天,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年之后了吧。”

  “你真的,有把握找回司寇德吗?”索伦犹豫着,不知道该不该当面说,“英迪克斯不是说过么,有些逝去的东西就算能找回来,可能也不算是司寇德了”

  少年只是冲他笑了笑,“这我当然清楚,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,毕竟她其实从第一个梦开始,就放弃了拯救世界的打算,只想着拯救我了。

  而我也活得够久的了,只剩下这一个任务了吧

  呵呵,不用在意索伦,你愿意站出来帮我,我很感激。大概这就也是那些火星人的记忆,对你性格造成的影响吧。

  但就像我说的,当你转生到这个世界,按照我的剧本开始前进时,其实就已经完成了我给你的任务了。

  之后的一切,都是你自己的选择。

  而这个世界,就是我给你的奖励。

  或许一个世界办不到的事情,两个世界联手就有转机。

  又或者你不想冒险,不想失去一切,我理解,我真特码的太理解了。

  选择权在你,我不是说了吗,无论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。

  所以现在,是由你,让索伦的命运,走上歧途的时候了。”

  他伸出手拍拍索伦的肩膀,然后灯光一灭,少年和指挥室的光影都消失了。

  索伦有点寂寞得站在空空荡荡的指挥室里,眼前是一片黑暗。

  他看看手里的,好像是从一场梦中拿出来的死契书,把书本塞到怀里,缓缓走出甬道。

  尾声

  神殿祭祀,战神,和精灵武士们正聚集在大厅圣殿的传送门周围喧哗怒喝,指示着剑圣们挨个搜索周围的通道。猛然扭头,看见索伦从红玫瑰的通道走出来,顿时声浪一静,随即反应快的大吼着,拔剑冲来。

  脑子里依然还塞满了刚才听到的事,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索伦心里一惊。

  下个瞬间从他全身的毛孔里都暴涨出尖密的血刺,整个人如同海胆一样,眨眼工夫把满屋的精灵刺穿,战神也好,剑圣也罢,在瞬息间被这血刺扎成窟窿,全身的血肉都被消融殆尽,整个人型迅速枯萎干瘪下去,只剩下一块块皮囊挂在密密麻麻的血刺上。

  那消逝的血肉,好像,是被吸入他自己体内了

  呃这就是那玫瑰魔药四环强化后的魔法?太恶心了吧

  满屏的血刺又瞬间消失,把那些吸干成溶胶一般的皮囊落在地上,黏黏滑滑的好像刚才指挥室门口的污秽一个样子。

  索伦抹掉脸上的血浆,随手翻开死契书看了一眼,书本中浮现一行字。

  玫瑰庭院,限定GM使用,强行解除生化人体内的纳米虫,可用于破坏失控的容器,非法生物和暴走的玩家。

  这家伙,还真是都给他一条龙服务准备好了。

  这时圣殿中央的魔法阵又亮了起来。

  索伦就懒得动了,来呗,反正他已经无敌秒杀全场了

  然后白袍的花领队,还有麦德尼斯在侧,带着技术开发局那一大票万年家里蹲白袍观光团,鱼贯而出从魔法阵里跳出来,萨萨里安混在人群里大叫,“就是这!精灵圣殿!”

  “真的是泰坦的遗迹!”

  “哇噻!”

  “狗日的传送场真方便!”

  “抢他妈的!”

  索伦,“”

  他差点都忘了还有这么一群逼玩意没上前线呢

  “索伦!你受伤了!”司寇德尖叫着从一堆白袍的簇拥中挤出来,扑进满身别人血肉的索伦怀里,“我刚才突然间感觉不到你的气息了!什么也看不到!什么都听不见!我,我还以为你已经我真的好怕!”

  西琼也在人群中,她似乎也想冲过来,但看到司寇德抢了先,很是犹豫了一下。

  但是花在身后,推了这个扭扭捏捏的弟子一把,于是她也只好硬着头皮走过来,随手摸出一大堆绷带和药瓶,没好气得瞪了索伦一眼,“别磨磨蹭蹭的,哪里有伤给我看。”

  索伦看看怀里的司寇德,又看看身边的西琼,在两个少女略带担忧,但更多的是重逢的欣慰的眼神中,之前压在心头的沉重感和无力感,不知不觉得居然消散了不少。

  当然也没人在乎这边的小剧场,白袍们正十万分兴奋得围绕圣殿散开,研究着周围的通道这里摸一摸那里戳一戳,还有的把地上的肉酱刮一点放到嘴里噘噘。

  索伦看着那些,和精神病园里出来放风一样的白袍,想了想,取出怀里的死契书说道,

  “关于泰坦和诸神,有一些事情我得告诉你们”

  或许公司,地球,人类的力量强到无法抵抗。

  或许这么多代人,这么多世界的抗争,真的是完全按照剧本编写的,毫无意义的挣扎。

  但那又怎么样呢?

  生于此世的每一个人,

  都可以成为索伦的盟友,索伦的助力,

  因为这也是他们的世界啊。

  至于索伦需要做什么,索伦会选择做什么,也无需多言了吧。

  不管前方等待着他的,是一个新的开始,还是彻底的终结。

  索伦都有信心面对。

  必须去面对。

  “不用担心,我会保护你们的,我会拯救世界,我会拯救所有人。

  因为这就是我的剧本,这就是我的故事。”

  完结

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