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灰
24号
启体

第112节(1 / 2)

作者:独恋一枝花字数:未知更新时间:未知

总之,田三郎的心情是复杂的。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,他倒不会逃避这些,所以他只坐在那里等着,等着见皇上跟皇后,然后跟他们禀明一切。

跟两个大人相比,田温伦就开心很多,要进京城了,能出去玩了,他高兴的就像一只出笼的小鸟,一会儿看看这个,一会儿摸摸那个的。

“温伦!”田温伦竟然去拽曹明焜的马尾巴,吓得曹茵洛立刻呵斥出声,这孩子怎么这么顽皮,一点也不像他爹。

田温伦最怕她,立刻缩手委屈巴巴的站在那里。他生的好,这副小模样看起来真是让人能多心疼就有多心疼。

曹明焜看着他,似乎看到了曹茵洛小的时候,弯腰一把抱起他,他道,“是不是想骑马?来,舅舅教你。”

“舅舅?”

“嗯!”

“我要骑马!”田温伦高兴起来,用小手抓住了曹明焜的衣领。这本是大不敬的行为,可是曹明焜却一点也不介意,搂住他就打马飞奔而去。

一声“舅舅”曹茵洛鼻子有些发酸,等到他们远去,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,昨天曹明焜跟她说了他的身体……一想到此处,她就伤心不已。

田三郎将她拥在怀里,此刻他能做的就这么多。

车队轱辘辘前行,慢慢消失在远处。

“曹明焜的身体最多还能支撑五年,这还是他小心保养的情况下。”看着那萧萧的尘烟,何笙歌冷冷的道。

“五年?怎么会!他还那么年轻。”阿好惊讶。

何笙歌看了她一眼,她虽然没搭过曹明焜的脉,但她不会看错的。前些年,她研究的最多就是医术。可惜,终究没有回天之力。

“他之前在落霞谷受过伤,后来没来得及医治便上了战场。打仗这几年,他殚精竭虑,损耗了不少心神。”萧奕补充道。

战争,对一个国家是一种考验,对一个统帅也是一种煎熬。

阿好吃惊的睁大了眼睛,怪不得刚才曹茵洛看起来那么悲伤,估计她应该也知道这个消息了,可是,“既然他的身体这样了,为什么还要把曹延瑞送到这里来,放在他身边教养不是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说不下去了,因为何笙歌跟萧奕正齐刷刷的看着她,也让她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正因为曹明焜时日不多,他才会将曹延瑞托付给她,或者说,是托付给她旁边的人,田三郎、何笙歌、萧奕,他们代表的事新兴的田家,擅长天机之术的何家与长盛不衰的萧家,也只有这样,曹明焜才会放心。

“看来你已经想到了。”何笙歌淡淡的笑了一下,阿好其实真的很聪明。

阿好点点头,有些失落,又说不上什么感觉,原来曹明焜打的是这个主意,她早该想到的,她还以为,还以为……她也没以为什么,只有这样的原因才合理。

“曹延瑞的生母是楚氏,她的身体一向强健,可是三个多月前,就在太子得胜吐血回来以后没多久,她就忽然暴毙而亡,你猜猜,她是怎么死的?”何笙歌挑眉道。

“说这些有意思吗?”萧奕有些不悦,他不想让阿好知道这些。

“没什么意思,但我怕某些人稀里糊涂的真把自己当人家娘了。”何笙歌抱臂,她说的某些人自然指阿好。

阿好皱紧眉头,何笙歌问她楚氏是怎么死的,说明她肯定不是自己病死的,那么只能是……心里其实早就知道答案了,可是阿好还是觉得齿冷,楚氏肯定是曹明焜杀死的。

至于原因,也很好理解。曹明焜自己活不了多久了,当今皇上也慢慢步入老年,他想为曹延瑞铺平道路,一个少年天子,子幼而母壮,这可是十分危险的,所以他必然要除去楚氏。

或许这里还有一点自己的原因,可是她不想深究了,这些都让她恶心想吐。

这时,曹延瑞被侍卫抱着悻悻的回来了,他刚才追着曹明焜的马跑了很久,想让他带他一起回去,可是曹明焜从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。现在曹明焜没影了,他只能回来。

曹延瑞毕竟是个五岁的孩子,此刻他很伤心,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,他的母妃死了,他的父皇也不要他了,他就像一个被所有人抛弃的孩子。

看到阿好,他将自己所有的泪意都逼了回去,倔强的挺起了下巴,他是不会叫她娘的,她休想!

他这个样子,阿好其实有些心疼他,说什么帝王权势,为了这个,他娘死了,是他爹亲手杀的,他爹还将他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让他管一个陌生的女人叫娘……若是真让他选,或许他根本就不想要那个宝座了。

“等过些日子,我送你去见你父王。”她道。

“真的?”曹延瑞到底不老练,立刻露出些欣喜的模样。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报错